037-18890279

水利部网站:回良玉:我的三农情缘2020-09-04 23:11

我的三农情缘回良玉我与农业、农村、农民具有不能割舍的情缘。我的自学、工作、生活和茁壮,从未离开了那个让人们深感厚实而闪光的“农”字。“三农”使我着迷于斯,照耀我的路,寒冷我的心,哺育我茁壮,鼓舞我前进,给与我过于多过于多的感官、领悟和感奋,彰显我誓言抛弃的情感、责任和力量。我出生于在我国第一产粮大县吉林省榆树县,工作也在这里跟上。上个世纪60年代初,我从农业学校毕业后,第一个工作岗位就是县农业局,其后又在省农业局、农牧厅和省委农村政策研究室、农工部及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,虽然转换了多个岗位,却从未离开了“三农”这个行当;我先后在公社、县里、地委行署、省委省政府和国务院工作,虽然变化了多个层级,却从未离开了“三农”这个事业;我先后在吉林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苏等四省工作,虽然变动了多个省份,却从未离开了国家商品粮基地和农业大省。我的简历说道一起既较简单,又很非常简单,尽管转换了多个岗位,走到了多个地方,经历了多个层级,但工作的主线主业就是“三农”。可以说道,我和“三农”感叹今世有缘,伴总有一天。我的工作和生活已与“三农”抱住相依并融合在一起,“三农”事业在我心灵上的印痕是刻骨铭心的。离开了“三农”,就没我的茁壮经历;离开了“三农”,也不是我的现实人生。在中国,“三农”问题一直不是一个精彩的话题,农业政首邦本的地位和艰巨艰难的任务、农村辽阔秀丽的神韵和迟缓难懂的状况、农民质朴奉献给的品质和辛劳艰难的现实,使我的心灵和情感大大获得洗礼和提高。马不停蹄的“三农”工作经历,给我留给了往昔许多挥之不去的贵重回想,一幅幅鲜亮半透明的图景不时映入我脑海,张开我心弦,直闯我心扉,让我激情荡漾,无法自己所。一点一滴闻真情,情自沃土缘在农我对“三农”具有与生俱来的疏远之情。我家乡一带是松辽平原知名粮食产区,是世界玉米黄金拿着的一颗引人注目明珠。家乡的父老乡亲爱人在黑土,情在五谷,把为生种粮、养殖禽畜作为生计之本。小时候,我经常看见杨家人们教育儿女,要敬畏阻抗和生养万物的大地,要学会种地,学会养家糊口,学会不吃上饱饭、穿着上变暖衣的本领。松辽平原盛产多种农产品,乡亲们爱种善种庄稼,衷心赞美和细心关爱田园。

水利部网站:回良玉:我的三农情缘

父老乡亲的音容笑貌、言谈举止,使我深深懂种好粮食、吃饱穿暖对农家的最重要,农业有个好年景是他们最感慨的心愿,农产品买上好价钱是他们最朴素的盼望。我与“三农”的情缘,在学和干中大大加剧。农民的培育教导,长年的耳濡目染,使我学中情益浓,腊中缘益浅。我在县乡和地区工作时,常常与同事们一道进村入户积极开展工作。当时交通不方便、信息不繁盛,去村里一次不更容易,一下去就要多寄居些天,有时十天半月,有时几个月。那个时候,上山下乡进村是积极开展农村工作的基本常态,驻村蹲点是同农民做事的最重要方式,与农民同不吃、同寄居、同劳动,摸爬滚打在一起,是理解“三农”实情的基本功夫。20世纪60年代我曾在农安县合隆公社合心大队,70年代在榆树县于家公社五家子大队和谢家公社谢家大队,80年代初在扶余县大林子公社九坨子大队各蹲过半年多的点。至今,仍然眷恋村庄里那段纯朴火热的生活,不忘田野里那些生动艰难的场景。